糖不落

本命RDJ ~BC

风笛声和火车一样缓慢,
一些缓缓爬坡的心终于可以摘到星星

你的眼睛是干净的河床
流过雨,流过雪和日光

借我以远方的长风
穿过荒原中的河流
然而六月的篝火已熄
小舟也被遗落在浅岸

我看龟裂的大地在慢慢合拢
却始终拢不起你的暮色
在月光下清理伤口
——繁花着锦的
——天涯孤旅的

走过侘寂的山河之后
我不懂你为什么
还在爱  还会失落

你是我沉默的轮廓
向阳生长时
我恰从天山打马而过

你的名字是像山川一样神圣
横亘在绿意茫茫的春天

  走吧,走在路上

走吧,走在路上
这条路只能一个人走,
但也别忘了为自己掌灯。

你把逍遥的牧笛吹到了
喑哑的洞箫,
一篷渔船在不停地打捞渔火。
那含在喉头将咽未咽的酒,
那些逝去的爱。

你可以听天由命,
或认取任何洪水猛兽,
但千万不要沿路洒下盐或
荆芥的种子。
春天总是在你身后怒放,
哪怕早已白发苍苍了。

我怀揣小小的爱,
它如此轻易地承认卑微,
像寂寞沉睡的萝卜,在土里拱了一下
再继续睡去
像一个人听风里的挽歌
像安安稳稳,一坐到老的水岸